Veronica's Daydreams~琨琨的白日梦~
By: Veronica Fu

[Recommend this Fotopage] | [Share this Fotopage]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Archive]
Wednesday, 25-Aug-2004 00:00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The Fading Me

I am Fading...
昨天傍晚整理硬盘的时候 找到一个搞笑的帖子
关于如何应对无聊男子的搭讪 很绝的应对:


碰到没话找话说的无聊男子?D?D
男:“对了,你是做哪一行的?”
女:“杀猪的。”

用星座话题钓你?D?D
男:“HI,美人儿,你是什么座的?”
女:“没事做。”

像苍蝇一样盯着你身材的大色狼?D?D
男:“你的身材像希腊神像一样完美。”
女:“对不起,今天不开放参观。”

猛开黄腔想吃你豆腐的轻薄男子?D?D
男:“我想知道如何让女人快乐。”
女:“我的快乐就是你离我远一点。”

男:“我要把自己献给你。”
女:“抱歉,我一向不接受廉价的礼物。”

男:“你头发的颜色真是美。”
女:“谢谢。你可以在转角的西药房内的第三陈列架找到方法!”

男:“你看起来像个美梦。”
女:“那就快回去睡觉吧!”

男:“我可以感觉到你要我……”
女:“没错!我要你马上滚!”

男:“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女:“那先帮我一件事,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男:“我可以和你跳最后一个舞吗?”
女:“我脚刚刚扭了。”

男:“回你家还是我家?”
女:“你回你家,我回我家。”

男:“这个位置是空的吗?”
女:“对啊,你如果坐下来,我这个位置也会是空的。”

男:“我好像曾在某个地方见过你。”
女:“对啊,那就是我不再去那里的原因。”



假期将结束 看着还没完成的数页翻译稿子
很想撞墙了事……    


Tuesday, 24-Aug-2004 00:00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Picasso's Painting

Picasso's Painting is hidden in this City.
A Framed One.
上午很乖地帮奶奶从市场提回一些蔬菜和肉类
害得邻居们奔走相告 都探出头来对我说
哇 咋今天那么乖 帮奶奶买菜啦……
呵呵 乖乖女还真好当~

午饭过后继续我的翻译工作
本想顺便把邮件发了 想不到龟速让我的附件加了两个小时
郁闷中抬头望窗外 惊喜地发现毕加索的油画!
哈哈!老套地说一句: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好 而是缺少发现~


Monday, 23-Aug-2004 00:00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HongKong Sequela

难以让人温暖满足的金钱和美色
昨天傍晚的时候回到广州的
晚上坐在电脑前就与老哥聊了起来
自然是牢骚多多地怨了一晚
末了 关掉电脑 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没有放假、没有实习、没有去香港……
时间过得太快 这是我一向的感慨

今天下午出去了 走在广州街头 还真有点不适应
不适应交通状况的没有秩序 不习惯街头的脏乱差
更不习惯广州人凶巴巴的神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天气太热了
唉唉 竟有点怀念起那个恶梦之城
甚至在街头还能听到许多谈论香港的言语……
天啊!放过我好不好?
失魂落魄地游荡在广州的街头 我被宣告患上了香港后遗症


到处在修路 我努力试着要找回你我走过的那条小巷
几次遭遇绝路后 我不得不放弃……
感慨城市的变迁 连物也似是而非了 人又要到哪里寻找自己的过往?


Sunday, 22-Aug-2004 00:00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HongKong Nightmare

绚丽的烟火也有落幕的一刻
掩不住这座城市如同坟墓的另一面
在香港的最后一天 雨从我们到的第一天就开始扰乱我的心情
四天的香港之游以不停的亲戚朋友的饭局和购物告终
以至这天坐上大巴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 我才长嘘一口气……
真有点恶梦终于结束的感觉~
当掏出钱包和举起相机的欲望都丧失了之后 香港于我而言就成了一个恶梦
唉唉!看着相机里的52张图片 大半也只是与亲友的合照而已……
可能又有人要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呵呵
是因为这次我观看香港的角度和时机选得不好而已
所以才会相信下次的角度会更好啊~

Goodbye~HongKong!


在大巴上无事神游 突然想到今天是七夕――中国的情人节
真讨厌 干嘛要想起呢……又让我多过了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


Saturday, 21-Aug-2004 00:00 Email | Share | | Bookmark
HongKong Politicians

九龙城皇帝的涂鸦随处可见
在香港游走数日 街头的大字报和立法会竞选的宣传标语是一大景观
原来以为香港人只盘算着如何赚更多的钱――属于自己和不属于自己的钱
但甫出火车站 就被许多大字报吸引了眼球
也许是恰逢立法会选举 许多政客也把自己的政纲和头像贴了个满街
那个PR工作才叫到位啊!我们在书上念到的 总算来了个眼见为实:
宣传的媒体从报张杂志、电视广告到街头广告板、小海报、传单
最夸张的是 不时能看见广播着口号的选举宣传车从繁忙的街头穿梭而过
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游戏

但是香港人真的那么关心政治吗? 我问的士司机
老人家冷笑两声道 那都是有钱人关心的事
有钱人要保护自己的利益或者去谋求更多的利益 于是才口口声声关心起香港的民生
看他有点愤愤的样子 觉得有点好笑 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余
明明是一样的有钱人的游戏嘛~
哪有不为利益而谈政治的政客 如果真有话 那人一定是个疯子 不能入大流的

这让我想起好笑的“九龙城皇帝” 那个到处涂鸦 称自己是皇帝的老人家
谁说他不是一个政客呢?
他有自己的政纲 有自己的立场(那些涂鸦的内容标明了)
还为了自己的利益到处圈地
这些不都像足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政客
只是他的筹码不够 没有足够的宣传经费不说 连一套体面的行头都没有
于是被人冠以赤膊的疯子、损坏市容的骂名
又是何等唏嘘~


[<<  <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  >>]    [Archive]

© Pidgin Technologies Ltd. 2016

ns4008464.ip-198-27-69.net